直接觀看文章
2016 年 02 月 22 日 / ctkuo

[產業]Aurora Algae決定關閉公司

13142796811382

圖片來源

作者:郭致廷

國際油價屢創近年新低,除了對產油國造成嚴重的財政危機之外,對正在發展的生質能源產業更是嚴重打擊。生質能源趨勢介紹過許多次的Aurora Algae雖然已經將主要產品從能源變更為保健藥品,但是似乎仍然無法承受這樣的環境,在2015年決定關閉公司並拍賣資產。

看著Aurora Algae一路走來,聽到這樣的消息實在感觸良多。Aurora Algae在2010年之前,原名為Aurora Biofuel,在2010之後,決定將從原本著重於生質柴油發展的策略,改成著重於海藻(algae)生產,期望從omega-3 EPA這樣的高價值商品獲利。他們的核心技術是利用海水在開放池裡培養高含油量的藻種。憑著這樣的技術募得3百萬美元的資本後在澳洲西部的卡拉薩建立了第一座示範工廠。原先他們認為卡拉薩的地價相對便宜,而且全年陽光充足應該是個合適發展藻類工廠的地方,然而隨著計畫的進展,他們發現到卡拉薩有些致命的缺點。首先是卡拉薩當地有著興盛的礦業,這使得Aurora Algae的工廠在招募作業員時需要與礦業競爭,而澳洲礦業的平均薪資幾乎是所有工程業的頂端,也因為這原因使得Aurora Algae在人才招募上遇到許多困難。第二,當地氣候過於炎熱,不但增加系統操作難度,更阻礙了藻類生長。第三是卡拉薩過於偏僻,產品銷售需要增加額外的通路成本。因此在2013年,他們中止了在卡拉薩的計畫。經過卡拉薩的失敗,Aurora Algae在美國德州南部找到新的地點可以克服上述三個問題,然而建立新的200畝藻類工廠需要募得一億三千萬美元。在2012年時,印度石油公司Reliance Industrial Investment決定投資2250萬美金給Aurora Algae。然而在此之後Aurora Algae再也沒有辦法找到其他單位的投資。到了2014年底,Reliance更決定終止與Aurora Algae的合作,在缺乏資金收入的情況下,經過一年的掙扎,Aurora Algae最後終於做出了關閉公司的決定。

近來這樣的消息非常多,如同BET前幾篇文章所提:Solazyme股價創歷史新低,並可能裁員20%Gevo股價跌破一美元關卡低油價時期藻類公司的出路,雖然筆者不太願意承認,但是生質能源產業的死亡之谷目前似乎仍然看不到盡頭。

2016 年 02 月 12 日 / Fu Ouyang

Solazyme股價創歷史新低,並可能裁員20%

整理:歐陽孚

images

藻類生質能源公司Solazyme一直是這個產業內的指標公司,創立於2003年,專注於微藻衍生產品諸如生質柴油、營養品/食品、化學原料…等。2011年以每股18美元在NASDAQ公開上市,同年一度攀升到27.30美元高價,但就如同其他生質能源公司一般,短暫地光彩奪目受到眾人追捧之後,股價便持續殞落。2016年的第一個月,Solazyme的股價創下1.18 USD的歷史新低,之後雖然有一小波回升,但最近幾週都在兩美元以下遊走;雖然不像2014年那次在一天內蒸發一半的市值,但整體來看還是相當淒慘。由於Gevo最近並沒有太重大的利空消息傳出,比較可能的還是受到一月全球油價走低,投資人看壞生質能源公司前景所致。 閱讀更多…

2016 年 02 月 10 日 / SYYang

[產業]生質燃料產業的供應鍊課題

padlock-clear-02

圖片來源

 

整理:楊仕雲

 

其實一般來說,生質能源趨勢在整理文章時較常聚焦在先進技術以及產業動態。不過這一陣子讀到美國生質能源專欄作家 Rajdeep Golecha稍早於美國生質燃料媒體Biomass Magazine 發表了他個人對於生質燃料供應鍊的見解後,決定這次選擇這個平常著墨相對較少的主題與各位讀者分享。

閱讀更多…

2016 年 02 月 01 日 / Fu Ouyang

再談跌跌不休的油價

整理:歐陽孚

去年一月,本站刊出〈凜冬已至!低油價對生質能源的衝擊〉一文討論當時跌破50美元關卡的原油油價。那個時候我們預期油價狂瀉的局勢應該要在2015年底或2016年上半年回穩,而原油價格雖然在的確在2015年上半年逐步攀升回到6字頭,但時序進入下半年後便一路狂瀉,在2016年一月下旬一度跌到2字頭,創下12年來新低;目前僅略高於30美元。

Crude_Oil_Price_201501-201601

閱讀更多…

2016 年 01 月 22 日 / ctkuo

中國2015年的三大生質能源相關合作計畫

_78926309_chinausobama_logi

圖片來源

作者:郭致廷

2015年因為油價大跌,對生質能源產業來說是個相當嚴苛的一年,雖然美國是目前發展生質能源的重要龍頭,仍有許多美國的生質能源業者對美國目前的生質能源推動進展感到相當失望,主要原因為生質能源在美國生產成本較高、政治角力嚴重、民眾對減碳技術冷漠…等等因素。在此同時,中國對生質能源的興趣隨著對環保產業的抬頭以及新能源的重視而逐漸升溫。擁有創新技術的美國生質能源公司就成了爭相合作的對象。在2015年裡中國與美國許多生質能源業者陸續簽訂了許多國際間的生質能源合作計畫。生質能源趨勢在此為大家介紹2015年裡三個規模較大的中美合作計畫:

  1. 波音公司合作案:2015年九月,波音公司在華盛頓的飛機工廠裡迎接中國總理習近平的參訪並且簽訂了數個合作備忘錄。 在備忘錄裡提到波音將與中國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合作,在中國推動將農業廢棄物轉化為生質航空燃油的技術來減少碳排放量。根據美國能源部的研究,生質航空燃油與石化航空燃油相比,可以降低50~80%的碳排放量。中國波音的總裁Ian Thomas表示波音與中國在生質燃油上的合作可以展現波音對於推動降低碳排放科技的決心,同時也顯示降低碳排放量並不是一家公司或是一個國家就能做到的事情。藉由這個合作案,波音可以幫助中國航空業並且推動科技進步以達到永續發展的外來。
  2. Inventure交易案:新加坡的丰益國際集團是國際間四大農產品生產企業之一,其在中國營運的子公司益海嘉里主要經營油品加工事業,在中國擁有超過24家食用油粗煉、精煉廠。丰益集團在2010年收購了澳洲的Sucrogen之後開始跨足醣業及再生能源產業。就在2015年裡,丰益集團與美國的生質能源公司Inventure簽訂了合作合約,Inventure將為丰益油脂化學公司建立商業運轉規模的油脂精煉工廠,提供完整的統包(Turnkey solution)服務,包含工廠設計、設備提供到人員訓練。Inventure再生能源公司的特殊生質能源應用技術:混合超臨界流體技術(Mixed Super Critical Fluid)能將生物質中的纖維素、油脂以及蛋白質分解並製成特定的化學原料。正好符合生物精練的概念。如同生質能源趨勢專欄介紹的一般,生物精練產品的多樣性可以因應不斷變化的市場需求。當市場的需求改變時,目前製程中生產的副產品有機會能夠轉變為主要的產品。這樣的彈性讓生產者能夠隨時改變生產策略來達到利潤的最大化。另外,原料的多樣性除了讓這類型的生物精煉製程能夠有相對安全和穩定的原料供給,在成本的考量上,也讓生產者能夠選擇當下成本最低的原料組合進行生產,因此生物精煉的概念將在未來十年的農產與生質能源產業裡成為主流。
  3. Algenol與福建中源新能源公司將在中國南部成立共同合作計畫,該計畫目標為利用Algenol的微藻養殖、產油技術解決目前中國的空氣、污水以及永續能源問題。 生質能源趨勢之前曾經多次介紹過Algenol這家公司。Algenol的核心技術是利用基因改良的方法讓微藻直接分泌乙醇,再由水中提煉乙醇出來作為燃料之用,在培養藻類的同時能將空氣中的二氧化碳吸收並處理廢水。這項合作計畫是在中美雙方針對氣候變化成立的官方交流組織: 中美氣候變化工作組(China-U.S. Climate Change Working Group) 框架下推動而成。中源新能源公司將在福建選擇特定的二氧化碳排放單位如發電廠、煉鋼廠或是水泥廠作為計畫的實行地點,應用Algenol的技術來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並生產生質燃料。

 

相關閱讀:

[產業]低油價時期藻類公司的出路

生物精煉概述(一)— 生物精煉與石油精煉

生物精煉概述(二)—生物精煉的型態與實際例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