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15 年 01 月 11 日 / Fu Ouyang

凜冬已至!低油價對生質能源的衝擊

232-F

圖片來源

 

整理:歐陽孚

 

近來能源相關產業最熱門的議題莫過於油價:僅短短的半年多時間,油價由2014年6月的每桶110美元,跌到近日的50美元以下,這波已持續半年餘的猛烈跌勢何時方休,以及對於各種替代能源的衝擊,引起了廣泛的討論。生質能源趨勢將藉由本文帶領大家一窺這波低油價對生質燃料產業的衝擊。

油價崩跌的原因

關於油價為何崩跌,在我讀過的數篇探討文章之中,覺得最入理易懂的是風傳媒呂紹煒先生所寫的〈大國博弈 原油重跌5成 低油價時代重臨嗎?〉。簡單地說,油價崩跌是全球整體經濟成長放緩造成的需求減少所引起,但真正推波助瀾的動能是國與國間的政治盤算。石油需求減少,一般而言各輸出國的供給量就會下修以維持穩定的油價。但這次以中東國為首的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卻不減產,目的是要打擊積極發展發展頁岩油(Shale Oil)的美國。頁岩油目前每桶的生產成本約在每桶60~70美元,而且多以中小企業為主,持續的低油價將壓縮這些公司的利潤空間,幾乎截斷這些公司的現金流。美國不以外交手段積極反抗,卻選擇忍痛挨打的原因,則是想趁機搞垮宿敵俄羅斯、伊朗、委內瑞拉等國的經濟。低油價雖然傷害頁岩油產業,但對於美國其他正在復甦的產業來說卻是利多,整體來看可能是利害相抵、甚至是利大於弊。

 

油價是否會長期低靡

如台灣一類的能源進口國,在這波低油價中是直接受益者,各位讀者如果有開車或是騎車的話一定可以明顯感受到加油付帳時的「小確幸」。然而這波低油價既因需求低靡與政治角力而起,當需求逐漸回升與政治角力告一段落後,油價自然就會逐漸回升到一定水準,最快可能在2015年後或2016年就會開始發生。要長期維持在每桶50美元上下油價可能性較低,比較可能的中長期均衡價格或許是60~70美元。

 

對生質燃料產業的影響

生質燃料產業,諸如:生質酒精、生質柴油…等,成本多落在每桶80-95美元附近,這也是生質燃料產業的舒適區間:油價太高,會讓資本與市場傾向非「油」的能源市場,如太陽能、電動車一類;油價過低,則喪失競爭條件,面臨生存壓力。現在的狀況正是後者,2014年上半年正式進入運轉的幾間纖維素酒精工廠(POET-DSM, DuPont, Abengoa),其成本均在每桶100美金正是首當其衝,或許明年第一季或第二季就會從公司財報上看到影響。

 

不只是技術較為新穎的纖維素酒精,成熟的美國玉米酒精產業也面臨著嚴厲考驗。連續兩年低廉的玉米價格讓美國的玉米酒精的毛利在2014年4月達到每桶2.04美元的歷史新高,然而好景不常,低油價的浪潮將毛利壓到2014年12月的58美分(0.58美元)的水準。好在美國多數地區規範施行E10生質酒精,讓玉米酒精還有基本市場份額。然而若油價持續下探,玉米採購價格勢必最終還是會降到讓農夫無利可圖的程度、破壞玉米酒精的商業模式。

 

另一個受到衝擊的則是廢食用油回收事業。過去幾年廢食用油回收再製成生質柴油,是一種受到歡迎的模式,暨兼顧環保又能嘉惠整個生態鏈的參與者;然而當生質柴油的價格遭遇嚴苛的競爭時,回收業者便難以支付餐廳購買廢油的費用,美國紐約的Tri-State便是遭遇到此種挑戰。不只遙遠的美國有這個問題,近日台灣的環保署也就此展開討論,深怕由餐廳回收來的廢油沒有業者有意收購煉製,已先請各縣市政府租賃能暫時貯存廢食用油的空間,以免攤商或餐廳將無處可去的廢油隨意傾倒。

 

其他幾間諸如Solazyme, Gevo, Amyris等生質能源上市公司,目前由股價架上來看來沒有還什麼太大的影響,一方面可能是他們都有能源以外的營收來源,但另一方面也是他們自身需要面對的問題可能更為嚴重所致;或許一樣由下兩次的公司財報便可見出端倪。

 

總之,低油價給生質能源帶來一個寒冬了。這個試煉將決定誰能昂首挺立下來,度過下一個五年十年。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