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16 年 07 月 04 日 / SYYang

社會企業 – 台灣生質能源產業的可能型態

421圖片來源

 

整理:楊仕雲

 

近年來,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愈來愈常出現在報章雜誌的版面以及創業圈的討論中。然而筆者相信,即使『社會企業』出現的頻率在這一兩年大幅提高,絕大多數的讀者(包括筆者自己在內)對『社會企業』的定義仍然是一知半解。
根據維基百科的解釋,社會企業目前『並無統一的定義』。但是廣泛來說,它是指以特定商業模式來解決現存社會問題的組織。只要是提供具社會責任產品與服務,無論該組織是以營利公司或非營利的型態存在,以目前的定義來說,或許都可以稱為『社會企業』(註1)

閱讀更多…

廣告
2016 年 06 月 26 日 / Fu Ouyang

Gevo股價在六月飆漲

整理:歐陽孚

今年上半年,Gevo股價如同其他生質能源類股持續走貶,由一月的0.6元下墜到了第二季只剩下0.2~0.3美元,悽悽慘慘戚戚;然而在六月上旬的幾天內卻上演了彷彿搭乘雲霄飛車的的狂飆戲碼:

Gevo_Stock_2016.June

由上圖所示,股價於6/08前兩天的0.3美元開始急遽攀升,到6/08收在1美元附近,翻了兩倍不止,接著下落振盪爬升收斂於0.6美元。瘋狂的不只有股價,還有成交量:6/08當天的成交量高達125.98M,約是平均成交量8.8M的14.3倍;此外,Gevo的總股數其實也不過53M左右,這樣的成交量相當於公司的所有權在一天內替換了2.5次,由此可見這個成交量是多麼瘋狂,短短幾天內有多少投機客湧入交鋒。

閱讀更多…

2016 年 03 月 11 日 / Fu Ouyang

Thrive™ – Solazyme進軍食用油市場

整理:歐陽孚

Solazyme Thrive.jpg

去年十月Solazyme推出食用油品牌—Thrive™,以微藻為原料生產的料理用油正式進軍消費性包裝產品(Consumer Packaged Goods, CPG) 市場,希望開啟一片藍海。消費性包裝產品顧名思義就是一般消費者日常生活中會購買的各種日用品,從包裝食品、罐裝飲料、花妝品、藥品…等都在這個範疇內,由於這些商品消費者需要經常性地購買,可以想見任何Solazyme一旦成功站穩CPG市場,便能為公司帶來穩定的收入。

閱讀更多…

2016 年 03 月 06 日 / SYYang

[產業]生質燃料產業界或將迎來整併潮

sanimax-new-high-res_14561575785491圖片來源

 

整理:楊仕雲

 

回顧過往,一項產業在終端需求旺盛的時候往往會有很多業者競相投入。在終端需求低於供給時,產業的參與者將隨著產品售價的下跌而減少,參與者減少的途徑有兩種-認賠殺出或是在公司資產仍有殘餘價值的時候謀求合併或是轉賣。生質燃料產業在2016 油價預期仍然持續下探的情形下,也漸漸開始有這樣的消息傳出。

 
閱讀更多…

2016 年 02 月 29 日 / Fu Ouyang

1955 Capital鎖定中國市場

1955 Capital是一家坐落於加州的創投公司,有別於其他美國創投公司專注於可以滿足美國本土市場需求的新創公司,1995 Capital鎖定的標的則是以解決發展中國家的需求為優先,包含:潔淨能源、健康、教育…等,他們希望將歐美的先進技術帶到中國、印度…等國家,而中國是他們目前發展的主要舞台。到2月下旬他們對外宣布已經募得2億美金的資金。

圖片來源:1955 Capial

閱讀更多…

2016 年 02 月 22 日 / ctkuo

[產業]Aurora Algae決定關閉公司

13142796811382

圖片來源

作者:郭致廷

國際油價屢創近年新低,除了對產油國造成嚴重的財政危機之外,對正在發展的生質能源產業更是嚴重打擊。生質能源趨勢介紹過許多次的Aurora Algae雖然已經將主要產品從能源變更為保健藥品,但是似乎仍然無法承受這樣的環境,在2015年決定關閉公司並拍賣資產。

看著Aurora Algae一路走來,聽到這樣的消息實在感觸良多。Aurora Algae在2010年之前,原名為Aurora Biofuel,在2010之後,決定將從原本著重於生質柴油發展的策略,改成著重於海藻(algae)生產,期望從omega-3 EPA這樣的高價值商品獲利。他們的核心技術是利用海水在開放池裡培養高含油量的藻種。憑著這樣的技術募得3百萬美元的資本後在澳洲西部的卡拉薩建立了第一座示範工廠。原先他們認為卡拉薩的地價相對便宜,而且全年陽光充足應該是個合適發展藻類工廠的地方,然而隨著計畫的進展,他們發現到卡拉薩有些致命的缺點。首先是卡拉薩當地有著興盛的礦業,這使得Aurora Algae的工廠在招募作業員時需要與礦業競爭,而澳洲礦業的平均薪資幾乎是所有工程業的頂端,也因為這原因使得Aurora Algae在人才招募上遇到許多困難。第二,當地氣候過於炎熱,不但增加系統操作難度,更阻礙了藻類生長。第三是卡拉薩過於偏僻,產品銷售需要增加額外的通路成本。因此在2013年,他們中止了在卡拉薩的計畫。經過卡拉薩的失敗,Aurora Algae在美國德州南部找到新的地點可以克服上述三個問題,然而建立新的200畝藻類工廠需要募得一億三千萬美元。在2012年時,印度石油公司Reliance Industrial Investment決定投資2250萬美金給Aurora Algae。然而在此之後Aurora Algae再也沒有辦法找到其他單位的投資。到了2014年底,Reliance更決定終止與Aurora Algae的合作,在缺乏資金收入的情況下,經過一年的掙扎,Aurora Algae最後終於做出了關閉公司的決定。

近來這樣的消息非常多,如同BET前幾篇文章所提:Solazyme股價創歷史新低,並可能裁員20%Gevo股價跌破一美元關卡低油價時期藻類公司的出路,雖然筆者不太願意承認,但是生質能源產業的死亡之谷目前似乎仍然看不到盡頭。

2016 年 02 月 12 日 / Fu Ouyang

Solazyme股價創歷史新低,並可能裁員20%

整理:歐陽孚

images

藻類生質能源公司Solazyme一直是這個產業內的指標公司,創立於2003年,專注於微藻衍生產品諸如生質柴油、營養品/食品、化學原料…等。2011年以每股18美元在NASDAQ公開上市,同年一度攀升到27.30美元高價,但就如同其他生質能源公司一般,短暫地光彩奪目受到眾人追捧之後,股價便持續殞落。2016年的第一個月,Solazyme的股價創下1.18 USD的歷史新低,之後雖然有一小波回升,但最近幾週都在兩美元以下遊走;雖然不像2014年那次在一天內蒸發一半的市值,但整體來看還是相當淒慘。由於Gevo最近並沒有太重大的利空消息傳出,比較可能的還是受到一月全球油價走低,投資人看壞生質能源公司前景所致。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