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10 年 11 月 06 日 / ctkuo

[產業] 石油公司Statoil開始向丹麥供應5%的纖維素酒精汽油

作者:歐陽孚

原文為〈Statoil Now Blending Inbicon’s Cellulosic Ethanol for Danish Drivers〉於2010年11月4日發佈於《World of Bioenergy》網站,摘要如下:


1. 從今年8月開始,Statoil在丹麥挑選100個加油站供應混合了5%生質酒精的汽油。Statoil的生質酒精供應商是總部設立於丹麥的Inbicon,他們以稻稈為原料生產第二代生質酒精。

2. 早在2009年這兩間公司就已簽訂合約,並由Inbicon的示範工廠Kalundborg plant進行初期生產,證明他們可以達到商業規模。這間生質精煉廠(biorefinery)每小時可以處理4公噸的稻稈(每年3萬公噸),每年可生產540萬公升(約150萬加侖、3.4萬桶)的生質柴油,轉化效率約是180公升/噸。

3.他們的工廠還能夠和發電廠共生,改善整體能源轉換效率,並降低整體碳排放量。Inbicon目前計畫擴展業務至北美洲以及澳洲,並在當地設立工廠。

 

評論:
1. 台灣農村目前稻稈的最終處理方式常是就地露天焚燒。這樣做的好處一是方便,放把火就可以解決大部分的農業廢棄物(稻稈);二是所餘灰燼能成為農地的養分。缺點則是:空氣汙染,並且這些濃煙會遮蔽高速公路視線。此為台灣環保署相當頭痛的問題,已經立法禁止多年,每年稻作收成時都必須派員稽查。目前替代的做法有:以就地掩埋取代焚燒、集中處理後做成堆肥再噴灑或注入農田…等。有鑑於此,生質酒精或許能成為另一個稻稈處置的解決方案。目前原能會核研所、台大生物產業機電工程學系…等研究單位都有團隊努力將纖維素轉化成酒精,其中核研所在2008年已達到200公升/噸的轉化效率,效率還略勝Inbicon一籌(但成本則未必)。
 
2. 台灣稻米近年產量約在130萬公噸上下,因此若假設稻稈乾重也在130萬公噸左右,要像Inbicon一樣在台灣經營達到商業規模的稻稈生質酒精工廠,料源應該不成問題;若將技術輸出也大有可為,畢竟全球稻米在2005年的產量有6.1億噸之多,亞洲地區就佔5.5噸。關鍵在於:轉化過程的成本是否有競爭力?這是二代生質酒精的最核心課題。


補充:
1. 第二代生質酒精,指的是不以「糧食作物」做為原料的生質酒精。由於第一代的玉米、大豆等有「與糧爭地」之虞,目前全球的發展趨勢轉向農業廢棄物(稻稈、玉米梗、甘蔗渣…等),以及非糧食能源作物 ,諸如:芒草(miscanthus)、柳枝稷(switchgrass)…等。第一代基本上是將澱粉轉換成酒精;而第二代能源作物多是將纖維素轉化成酒精,其效率與成本仍有突破空間。
2. Statoil即是「挪威國家石油公司」,是Fortune雜誌全球排名第36大的公司、排名第13的石油與天然氣公司。旗下連鎖加油站事業,在北歐8個國家擁有據點,目前光是在丹麥就擁有逾300個加油站,供應全丹麥五分之一的油品消耗。
 
3. Inbicon的母公司是由丹麥政府控股73%的能源公司DONG Energy,除了涉及石油與天然氣外,也經營火力發電廠與風力發電廠等。正文提到的Kalundborg精煉廠旁即有一間DONG的電廠,電廠將廢熱輸往精煉廠,將稻稈的纖維破壞,以利後續的纖維素轉化反應。

相關文章: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