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12 年 04 月 07 日 / Fu Ouyang

[新聞] Kinder Morgan在紐澤西建立酒精輸送專屬管線


圖片來源

Kinder Morgan (KMP)[註1]在四月初宣布完成了一條專門運輸酒精的管線(pipeline),連結該公司位於紐澤西州Linden與Carteret兩處的集散中心(terminal),其中Linden的terminal是unit train型式的據點[註2],Carteret則是港口型式的據點。這條輸油管線將能夠便利KMP位在內陸的客戶利用Carteret的四個駁船(barge[註3])碼頭與兩個貨船碼頭,反過來看,也能夠更容易地將從港口抵達的酒精往內陸輸送。目前這條管線輸送的酒精僅供美國國內使用,預計未來將會輸送可供出口的酒精,擴大服務範圍。

選這篇新聞想要向大家說明的是生質燃料的運送方式。以酒精廠為例,一間酒精的生質精煉廠有其原料「腹地」,腹地內的農場或是原料儲存點通常是利用卡車(truck)將原料送往生質精煉廠,產出的酒精以及DDGS等其他副產品再經由卡車或是火車送往目的地,而對於酒精而言通常它們的下一站是集散中心,需要酒精的買家再從集散中心利用火車、卡車、或是各型船隻取用,也可能從這個集散中心藉由輸送管線把酒精送往下一個集散中心,就如同KMP最近的這項建設案。另外,KMP目前也和其他公司合作,正在佛羅里達建設另一個系統,將中西部(玉米產地)生產的酒精藉由unit train運送到佛州中部的集散中心,再藉由運輸管線將酒精送往混和中心,這項建案也與港口結合,unit train將可直接在港口卸載。

石油也是利用這樣的輸送網路,但由於石油化學工業的歷史悠久,其網路的完備程度讓我們常常忽略的它的存在,進而在比較生質燃料與石化燃料的使用成本時忽略了這一項,但事實上石化燃料的儲運成本有一大部分是「已經支付」並非「毋須支付」,這樣來看生質燃料的硬體建設成本或許並不算高。生質燃料要能夠普及,儲運系統的建設是一大挑戰。就算生質精煉廠效率突飛猛進,若運輸成本居高不下,消費者的終端價格仍然不可能理想。

 

註釋

1. Kinder Morgan Energy Partners, L.P. (NYSE: KMP)是北美最大的能源儲運公司,其母公司是Kinder Morgan, Inc. (NYSE: KMI)。KMP營運的運輸管線共有兩萬九千英里長,可輸送天然氣、汽油、原油、二氧化碳、酒精…等,並擁有180座集散中心調送各種化學與工業原料。

2. Unit train也稱作trainload,指的是整列火車都裝載同一種貨物的運送方式,優點是從起站到終站之間,火車的車廂不需要分離再重新結合以卸載不同目的地的貨物,如此一來可簡化作業流程、縮短運送時間,但由於這麼做等於是「包車」,通常只有單一類型貨物的大規模運輸才會採用這種方式。

3. 駁船(Barge)是一種平底的運輸船,可以有好幾節,通常行駛於河流或是運河內輸送大宗貨物,有些駁船自身沒有動力,需要一艘動力船作為船頭。打個比方,它就像是行駛於河流的火車車頭與車廂。

 

相關文章

Kinder Morgan將在芝加哥燃料儲運站供應生質柴油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