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12 年 01 月 23 日 / ctkuo

VEETC補助案的過去與未來

作者:歐陽孚

我們過去曾在好幾篇不同的文章中提及美國的VEETC,但每次礙於篇幅都只能做扼要的介紹。這次利用這篇文章,我想要帶領各位讀者更深入地認識美國過去施行這項政策的影響、以及終止它所帶來的衝擊。

VEETC與Second tariff

VEETC的全名是Volumetric Ethanol Excise Tax Credit ,俗稱Blender’s Credit,是美國為了推廣酒精作為燃料,由布希 (George W. Bush) 政府從2005年開始提供酒精汽油供應商的減稅方案。供應商每在販售的燃料中摻入1加侖的酒精,就可以少繳0.51美金的稅金,相當於獲得0.51美金的補助,這個金額在2008年降低了6美分,成為0.45美金。也就是說,一個合格的業者每販售1加侖的E10酒精汽油,就可以獲得政府0.45 USD * 10% = 0.045 USD的補助。這項政策的用意除了是讓酒精汽油的價格可以更有競爭力、藉此吸引更多消費者採用外,也希望藉此扶植美國國內的酒精生產鏈,從生產玉米的農夫、到生產酒精的工廠、販售燃料的供應商…等等。更進一步的解釋可以參考RFA的網頁

然而在南美的巴西,他們的蔗糖酒精產業比美國的玉米酒精產業更具有價格優勢,對於供應商而言,直接購買便宜的巴西的酒精來混和一樣可以獲得減免,這麼一來VEETC「補助競爭對手」的缺陷,將會打擊到美國本土的酒精產業。因此美國政府針對進口的酒精設立了每加侖0.53美金的關稅(second tariff),用以抵銷前述負作用、保護國內的業者。

VEETC的影響

VEETC所帶來的影響,除了降低酒精汽油價格、增加銷售量外,也有一些具爭議之處。生質能源的發展基本上有兩個主要的考量:第一是能源自主,也就是取代石油;第二是環境保護,簡單說就是減少溫室氣體排放(greenhouse gas, GHG)。VEETC在過去的確扶植了美國的酒精產業,然而對於環保則未必有所助益。想要減少溫室氣體排放,請各位讀者想想最基本的作為是什麼?是改善燃料的燃燒特性?還是減少燃料與車輛製造時的環境衝擊?其實最根本的,是不要用那麼多燃料。使用大眾運輸工具、減少不必要的運輸班次,提高交通工具的燃料轉換效率…等。也就是說最根本的一步應該是從「節流」開始,然而VEETC降低了燃料的價格,使得「節流」的誘因降低,而獨厚「開源」,等於是鼓勵大家生產更多、消耗更多燃料。因此,VEETC到底能不能降低溫室氣體排放,尚無定論。

終止的理由

終止這項政策最顯著的理由,是美國的財政赤字。光是在2011年VEETC就讓美國政府的稅收少了57億(5.7 billion)美金,在龐大的財政壓力下,已經展延一年的VEETC自然難以再延續,美國的酒精業者在2010年爭取展延時多數都已經體悟到這一點,並在2011年,也就是VEETC的最後一年,做出相應的準備。再者,隨著撞上Blend Wall、在RFS2所規範的第一代生質酒精生產已經超量的情況下,還一視同仁地補助所有生質酒精實在沒有什麼道理,真正需要扶植的是第二代生質燃料,例如:纖維素酒精等等,既沒有與糧爭地的爭議、又可以降低GHG排放。因此終止「齊頭式」的VEETC、制定「性能取向」的其他補助方案,例如USDA的BCAP方案(Biomass Crop Assistance Program),其實有助於酒精產業的升級與進步,也才是長遠之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