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11 年 12 月 28 日 / ctkuo

充滿爭議的ILUC


作者:歐陽孚

ILUC (indirect land use change) 是個經常出現在生質燃料相關文章的詞彙,此處我把它直譯為「間接土地用途變更」。要解釋什麼是ILUC,應該要先從DLUC(direct land use change, 直接土地用途變更)說起。舉例而言:有一個美國的農夫原本種植食用的大豆,但因為生質酒精市場裡的玉米價格較高,於是該農夫在農地上改種玉米,土地的用途從糧食變成了能源,這就是DLUC。DLUC是比較容易觀察到的,然而ILUC就不一樣了。

延續上一個例子,許多農夫都做了類似決策後,造成美國的大豆總產量降低。從美國進口大豆的巴西為了彌補這個缺口,於是砍伐雨林、犧牲牧場,以新闢農地栽培大豆,滿足消費市場的需求,這一段的土地變更就是ILUC。要掌握這個階段的變化相當困難,因為乍看之下它的確是一片為滿足糧食需求而增建的農地,只是它的出現是因為他處的糧食用地減少。追蹤ILUC之所以重要,除了有利於更準確地估計能源作物造成的「排擠效應」外,更重要的是新闢農地是一種會造成大量碳排放的活動。除將林地替換為能源作物大幅降低了固碳作用外,農地的建置其實也需要投入很多能源,會造成可觀的溫室氣體釋放。將這些負面影響全都算進生質能源的生命週期裡,看下來會是弊多於利,原本認為可以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玉米酒精反而變成增加排放。尤有甚者,在農業發達國家的農地產量通常高於落後國家,也就是說,美國每失去一公頃的糧食用地,其他國家會需要多於一公頃的農地來彌補。

然而,要準確計算ILUC以及相關的影響卻是件困難的工作。由於它可以是國內性的,更常常是跨國性的,除非詳細追蹤國際農產交易與能源、糧食等需求的關係,否則難以評估。但這樣的追蹤本身就是件繁瑣、艱困的工作。此外,要如何界定追蹤範圍也頗具爭議性,舉例而言,將農地建置的所有溫室氣體排放都算進能源作物可能並不公平,因為農夫可以視天候與市場價格進行糧食/能源作物輪作(rotation)。需要特別說明的是:並不是所有生質能源都會有ILUC的問題,像是使用玉米穗軸等農業廢棄物生產的酒精便可以跳脫出這個泥沼,因為它不需要新闢農地。簡言之,雖然目前大家知道應該要考慮ILUC的影響,但卻還沒有人能夠提出足以服眾的計算準則。希望不出幾年,科學家們便能完成一個更可靠的計算模型,能讓我們更加認識生質能源對環境的影響。

相關文章:

生質燃料未必會造成土地用途變更
維基百科的ILUC詞條
最早提出ILUC的文章(T. Searchinger)
Ernst&Young提出的報告(2011):“Biofuels and Indirect Land Use Chang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