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11 年 10 月 02 日 / ctkuo

[新聞] 海草也可以用來製作生質酒精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原文為〈Seaweed may be beneficial source of biofuel for smaller countries〉於2011年1月27日發佈於《Daily Illini》網站,摘要如下:

1. 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的教授Dr. Yong-Su Jin目前正在進行以海草轉化為酒精的研究,他指出,如日本、韓國一類的島嶼形或半島形國家,不像大陸形國家擁有遼闊的土地可以利用玉米來生產酒精,因此在海中發展生質能源可能會是他們的良好選項。

2. 海草與玉米一樣可以利用「熱水解(Hydrolysis)」來生產酒精。玉米酒精的反應過程大致如下:玉米 → 葡萄糖( glucose) → 酒精;海草則是:海草 → 半乳糖(galactose) → 酒精。目前海草酒精的技術瓶頸在於由半乳糖到酒精這段反應的速度太慢,Dr. Jin的研究便是關於這一段發酵反應的改良。

3. 除了發酵技術以外,還有以下幾項考量與困難:一是在水中進行養殖與收穫比起傳統的陸耕要更為複雜;其二,颶風或颱風等自然災害可以中斷整個生產流程;第三,海草是魚或其他動物的食物來源,大規模種植與收穫會影響海洋生態。

評論:

1. 文章中提到的海草也算是藻類的一種,但它跟我們常提到的單細胞「微藻」不一樣,而是指海帶、紫菜一類的多細胞「巨藻」。

2. 延伸文中提到的機械化或是自動化收穫問題,進行大規模養殖時,肯定需要特定收穫機具以替代人力,然而目前似乎沒有滿足這樣需求的機具存在(至少就我所知),也就是說機具開發的成本勢必會完全反應在先導試驗的養殖場上或是早期部署的養殖場上,因而降低海草酒精的效益。其二,就像微藻一樣,海草的含水量很高,除水勢必會是一大挑戰,就算是使用熱水解(hydrolysis)這種可以使用高含水量生物質的轉化方式,也會有產物雜質太多的缺點存在。

3. 然而拿任何一種新能源與石油相比,在建置後勤系統上的花費一定都很可觀,因為石油的後勤系統開發時間可追至工業革命時代,已經進行了百年以上。大家都知道如果我們將生質能源視為永續發展的目標,那麼建置後勤系統的成本其實不算是太高,然而就商業的角度來看,快速回收投資永遠是經營目標。這就是為什麼許多研究雖然做得很好,卻無法在商業上推展的原因。當然,我們希望海草生質酒精未來可以成功商業化,這對於台灣這樣地狹人稠的海島型國家將會是一大利多。

相關文章:

藻類生質能源(一)序論
藻類生質能源(五)燃料轉換方式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