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11 年 09 月 25 日 / ctkuo

[新聞] 生質能源是水資源的競爭者

UIUC EBI farm上不同品種的Miscanthus,攝於Urbaba, IL

原文為〈Testing the water for bioenergy crops〉於2011年8月29日發佈於《Illinois News Bureau》網站,摘要如下:

1. 提倡使用miscanthus或switchgrass等大型草本植物作為生質能源的擁護者們,往往忽略了一個重要因素:水的使用。

2. Miscanthus和switchgrass有著與玉米截然不同的生長特性,他們可用高密度地方式成長,也就是植株與植株間的距離很小,進而使得單位土地上產出的生質量大為提高。然而應運而生的是水的需求也大為增加。許多關於生質能源的研究著眼於作物產量、土地利用、經濟影響…等等,卻往往獨缺對於水文(hydrology)的關懷。

3. 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UIUC)土木與環境工程系教授Praveen Kumar近來在一篇研究報告中指出:miscanthus和switchgrass較盛的蒸散作用會讓土壤變得比較乾燥、空氣中的濕度增加,若再加上空氣中二氧化碳濃度的變化,會改變作物種植區的水資源分佈。美國中西部地區預估可以承受這樣的變化,足以支援該地區持續成長的水資源需求;然而其他水資源較為缺乏的地區,則會面臨更多的壓力。

評論:

1. 之前有朋友反映我們的《生質能源趨勢》對於生質能源只褒不貶。非也,這篇我們就來談生質能源的隱憂。任何一種能源都有它的利與弊,我們在看待生質能源的時候,自然是將所有的優點與缺點同時放在天秤上來比較。

2. 對任何的農作物而言,最重要的資源除了陽光、空氣以外,大概就是土地和水。與常被提到的土地競爭問題相比,生質能源的水資源利用問題常常被忽略。2008年Scientific Americany雜誌上刊載了一篇文章〈Water vs. Energy〉(作者為Michael E. Webber),文中比較了生產各種車用燃料的水需求:能供應傳統汽油車跑100英哩的燃料約需水7-14加侖;燃料電池汽車約是42加侖,酒精汽車(生質能源)則是130-6,200加侖!

3. 當然上開數字與作物種類、耕作方式、能源製程有很大的關係,因此上下限差異很大。但它指出了一項事實:生質能源是水資源的強力競爭者。沒有水,就算土地充足,也沒有辦法生產充足的糧食或能源作物,更遑論供應許多高耗水的工業。彭明輝在〈糧食危機關鍵報告:台灣觀察〉一書中的第七章中對於全球水資源變化如何影響農業著墨不少,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延伸閱讀。

4. 全球水資源匱乏有沒有具體可行的解決方案,是個大哉問,我不知道。但我認為以此貶抑生質能源是不公允的,生質能源除了有許多對環境友善的特性外,作為最有可能取代汽油或柴油的液體燃料,它有極高的便利性。這個「利」對於很多人而言是遠高於「弊」的,此外,隨著技術的進步應該也可以提高水資源在生質能源生命週期中的使用效率。現實世界裡,往往一個問題與另一問題有所連結、互相影響,但與其把問題無限延伸、高高舉起,有時候或許先縮小範圍並加以克服,才是比較實際的做法。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